【吳聊政經】「佔中違法」不必要 民主與法治可共存

· 吳傑莊博士(學生動力理事會主席)

 

近日教育局長吳克儉關於「佔中違法」的言論如一石千浪,引發社會各界的討論,一時間支持、反駁聲不絕於耳。就事論事,筆者認為吳克儉局長的此番言行作為教育者的立場來看,是有理可據的。

 

2014年5月7日,「佔領中環」公佈了全民政改商討日的投票結果,共2565人投票,其中1142票(即44.6%)投給學界方案。「商討日」是「佔領中環」信念書[1]所設計的四個步驟之一,其他三個分別是:簽署誓約、公民授權和公民抗命。

 

雖然佔中秘書處並未就投票人之背景作出說明,但其結果較為激進的學界方案票數遠超其他方案,已經暗示我們是次投票的主體可能是學生,是青年人。

 

筆者近些年多有深入參與本地青年活動,欣賞青年人之自信、勇氣與膽識,但亦都清楚青年人之激進、盲目與衝動。這些缺點本是青年群體之特質,并無可厚非,甚至令人更加關切。

 

占中的本意是溫和的,犧牲自我的,是「為下一代付出代價」的行動,令人感動。然而,發起人之一戴耀廷亦曾撰文[2]指出,「佔中」所要組織的是大規模的公民抗命行動,而香港在這方面的經驗是有限的。在有限的經驗下運行一個頗為創新的社會運動,這就對香港社會本身提出了極其嚴苛的要求。如果事態的發展逐漸超出控制,偏離預期,如果公民抗命違背了「佔中」之和平本愿,其時再來苛責發起人或者緊急潑冷水,恐怕已為時晚矣。

 

誠然,任何人讀到諸如「不合法但不會影響社會秩序的不合作運動」之類的字句,都會有如感受到歷史使命召喚一般心潮澎湃。然而正是這些情感,可能消磨我們的理性,誤導我們的判斷。

 

筆者認為,我們的基本判斷應在於,「佔中」行為究竟為何一定要令民主和法治形成悖論?

 

換個問法:當我們用不合法手段來爭取「民主」的時候,我們究竟在爭取什麽?

 

假使我們真的通過該種方式爭取到了「民主」,是否就能夠為不合法手段釋去原罪,換上正義的外衣?

 

在筆者看來,「民主」不是一個靜態的名詞,而是一個漸進的動詞。「民主」不是我們要爭取的結果,而是隱匿於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規則。

 

相比讓下一代從我們的行動中學到言行不一,學到將自身淩駕于道德、法律之上,筆者更希望下一代學到的是明白對自身行為的責任,是拒絕迷戀工具理性,是將大理想貫穿於小日子,路漫漫其修遠兮,踏實地、一步步地改變香港的未來。

 

我們究竟希望下一代從我們的行動中學到什麽?

 

 

(原文發表于《信報財經新聞》2014年5月23日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