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吳聊政經】勿作輿論盲人

【文:吳傑莊】

前陣中港兩地的社會新聞圖景裡荷裡活「大片」雲集,這邊廂香港上演「拐子疑雲」,那邊廂北京掀起「碰瓷 風波」:一位中年婦人被無證駕駛摩托車的「外國友人」撞傷後,接受其賠償,卻被不少媒體以訛傳訛地塑造為世風日下、公德淪喪的箭靶 ,著著實實挨了兩日痛駡。
 

這幾日更是高潮迭起,香港電視“死”而複生,更爆出早在8月16日即已簽署收購CMHKCL的協議,其時間節點遠在10月15日政府宣佈發牌結果并引發反對聲浪海嘯之前。聯想起「魔童」此前在報章大打感情牌的撰文話「我沒有Plan B」,筆者不免生出「滿紙荒唐言」的戲謔之感。


三件沸沸揚揚的社會事件最後都出現了反轉式結局,香港的婦人原想「移花接木」,內地婦人則是「無辜中槍」 ,而港視員工更疑是淪為籌碼,這些難道僅是巧合嗎?


觀察幾次事件波瀾起伏的發展過程可見,裹挾著傲慢與偏見的偏激敘事或憤慨言辭,在新聞、社交媒體的催化下裂變、爆炸,這些往往貼合了民眾想像的觀點就容易迅速成為主流。


當然,我們有立場督促媒體堅持新聞真實的職業準則;但另一方面,我們是不是也該反省自身,是否缺乏了獨立判斷和思辨的能力?


事實上,在資訊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,傳統媒體、新媒體、自媒體等等交互縱橫,將你我網羅其中。在這種情形下,要保持清醒的頭腦與獨立的判斷,不受社會輿論予人潛移默化的影響,實非易事。如此「眾口鑠金」的情形屢屢出現,是教訓,亦是警醒。


公民有義務積極地參與社會公共事務,而非只做魯迅先生筆下的「看客」。他老人家於近百年前已入木三分地刻畫過這樣的人群:「頸項都伸得很長,仿佛許多鴨,被無形的手捏住了的,向上提著」。


法治與個人,兩者皆是民主社會的基石。而這裡所指的「個人」,應當是具有獨立和批判思維的個體。這樣的個體,身上應當傳承著積極進取的香港精神,沒有「防火牆心態」。把自己置於道德安全高地當然是容易的,也是危險的。倘若收起「看客」心態,用冷靜理智的態度和批判獨立的思維來專注當下的社會,這樣的做法雖然艱難,卻能夠獲得他人的尊重與內心的滿足。


孔子曰,吾日三省吾身。


反省自己可能比批評別人來的困難。然而也正如詩人佛羅斯特 (Robert Frost)在「未走之路The Road Not Taken」一詩中所示:


曾有兩條小路在樹林中分手,
我選了一條人跡稀少的行走,
結果後來的一切都截然不同。


筆者願先從自己開始,努力做一個有獨立性和批判性思維的個人。


(本文原刊載於主場新聞。原文地址:http://thehousenews.com/politics/勿作輿論盲人/)